嘿兄弟

每次写文就感觉在写作文。还不如对戏时的利索劲。:(
回头改写短篇好了。

出本

术枪:一本40

烛压切:《好多长谷部/烛台切》50
《不纯物》90
马场林:20

烛俱利真可爱。
越来越不会画画了ort。

Doll division/合集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All is calm, all is bright. 
Round you virgin, Mother and Child.
Holy infant so tender and mild,
Sleep in heavenly peace, 
Sleep in heavenly peace.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Shepherds quake at the sight. 
Glories stream from heaven afar, 
Heav'nly hosts sing Alleluia, 
Christ the Savior is born, 
Christ the Savior is born!

 唱片被留声机划过时还带有令人无法忽视的吱呀声,欢快的声音洋溢在充满童趣的一间房内,屋门大敞,暖意的光线透过门将光线打在木制的地板上。亚瑟坐在一张和他体型不符的床上,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掌心里有一个红发的男性人偶,身着着手工精细的繁琐的服饰,美中不足的是陶瓷烤制的脸庞上有一丝裂痕。

 小亚瑟的生活除了被学习,礼仪填满,剩下的便只有孤独。他不爱多言的性子或许也是在那时被迫形成的吧,圣诞夜前夕的平安夜,有着绿色眼眸的金发小家伙一人坐在火焰噼里啪啦作响的火炉前,对着燃烧的木柴发呆。柯克兰先生携带自己的夫人和三位年长的兄长去了一间漂亮的大房子里联系舞蹈和社交礼仪去了,这是家里一位名叫罗莎的女仆告诉自己的。那时小亚瑟最讨厌的便是礼仪学习,自然庆幸自己没有去,但同时也埋怨父亲为什么在他期待的平安夜去学习。硕大的客厅被火炉,蜡烛,水晶灯的光所完全照亮。名贵的书画,舒适昂贵的家具也填充其中,但总是感觉空落落的。 

  斯科特那家伙说会给自己带一份礼物,为什么还没有回来。这是小家伙在迷迷糊糊将要睡着前想的最后一句话了。后来是一双节骨分明但不大的手轻轻的抱起了他。那人黑色披风上细小的雪花落在亚瑟的脸颊上,由雪化为水,弄得已经进入熟睡了的亚瑟打了个冷颤。

  圣诞节的柯克兰家算是一年里面唯一热闹的几天了,花园的积雪还没有被打扫,那是柯克兰先生给他那四个孩子的圣诞节第一份礼物。客厅一角昨晚还是光秃秃的常青松今天早上便被几位年轻的小女仆用礼物,蝴蝶结,彩带装扮的华丽不已。松顶的星星则留给了亚瑟那个小少爷,算是昨晚的补偿。

  亚瑟圣诞节的第一个早上的开始便是由他那三位兄长一起掀开了被子冻醒,睡衣是斯科特为他换的,扣子只是寥寥系了两三颗,再经过亚瑟一晚上不老实的姿势所蹂躏一大早起来只有半个袖子挂身上了。四个兄弟追打着跑下楼来到客厅,威廉和帕特里克躲到了管家背后,唯有斯科特一巴掌按住亚瑟毛茸茸还未打理头发的脑袋硬是让人待在原地动不了,只能晃荡着两条小胳膊来表示自己的不满。在管家和女仆们笑声掩饰不住的劝阻声中这场玩笑才结束,随后管家举起亚瑟让其装好圣诞树上唯一缺少的星星后,柯克兰家的圣诞节才算正式开始。

  柯克兰夫人给家里的下人放了假,只有亲近的管家和罗莎两人主动留了下了,将红发盘起更比昨晚涂抹妆面的那位雍容华贵的夫人又年轻几分的女人勾唇笑起来,嘱托罗莎让她看好在院里玩雪的四兄弟不要闯祸后便挽着一旁穿着羊毛衫的柯克兰先生的手臂进了厨房,他们想亲自为这一家做顿早饭。

  雪白的花园里现在脚印凌乱,几个松垮的雪堆被四个孩子当成了战壕,羊绒的斗篷被随意丢弃在一旁,每个人都狼狈不堪但仍乐此不疲的互相冲其他兄弟投掷被攥的紧紧的雪球,砸到脸上也是一声吃痛的嗯哼声。一旁穿着外套的小女仆一边拾起被丢下的衣服一边慌忙尖叫这躲避防止被误伤。最后直到花园内最后一出净雪都被四个小家伙踩得叠堆至平,个个一屁股坐地上喘气大笑游戏才得以结束。

  冬日的阳光是难得少见的暖意,散散的照射在四位少年的脸上,发上。临近花园旁,透过厨房的窗户,年轻的一对夫妇略嫌生疏的做着样式简单的早餐,一旁年长的老管家则在一旁细心指导,时不时挽起衬衫袖口辅助一下。无数次被雪球误伤的女仆回屋处理好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就开始准备那四位少爷的换洗衣物,哼着曲调欢快的圣诞歌整理房间。

  淡色的阳光洒在斯科特在白色和金色中有些扎眼的红发上,他也确实在任何场所都是吸引人眼球的一位少年,交谈得体大方,不同于老大威廉的亲和力或者帕特的谨慎。

  当时坐在哥哥身旁的小亚瑟便被他二哥的红发所吸引。比起火焰,那更像是血。和娇柔的红色玫瑰一般相配的血色,直到现在,长大的亚瑟也这般认为,包括出席斯科特的葬礼时,他同样觉得斯科特的红发,一直和血色相配。

  

’‘那家伙送我最好的礼物就是这些人偶,对我最有有效的教导除了拳头,就是他的葬礼吧。’‘

佩德罗从家乡里斯本来到伦敦这个多雨的城市已经有两周左右。

现在职业本为作家的他却干着园丁的工作,照料着万丛比自己一年下来的稿费都贵的玫瑰。小心翼翼用剪刀除去杂枝,再拿花壶湿润土壤。长时间的弯腰弄得自己现在跟老头子一样动不动就喘口气直起背部揉捏几下,好看的祖母绿色的眸子望向店内的被女孩子簇拥其中的一个大型‘’人偶‘’。

提议他这个大作家来到伦敦逛一圈的的人是他的双胞胎弟弟安东尼奥,前几日因一个没有意义的电话佩德罗无意透露了自己灵感枯竭都要发愁的掉发的生活后他那个没良心的弟弟突然建议他来到这个充满上世纪旧风格的城市走一圈。

’‘在一个种满艳红玫瑰的店里,我想你这个老头子会有点那所谓的灵感,伟大的作家佩德罗先生。’‘

安东尼奥是这样说的,虽然语气里充满了幸灾乐祸和不屑,但他也是遵循双胞胎弟弟的提议来到伦敦错纵交杂的街道小巷间。手机屏幕上开启着一个社交软件,好友显示他的弟弟佩德罗为他发来了一张店门口种满红色玫瑰,有着暗红色为低金色花边装框的招牌店面的照片。

’‘Doll party?’’

那个情种是让自己买情趣道具发泄吗。

眼角之下,泪痣之上因疲惫而染上的黑眼圈让佩德罗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因为灵感枯竭带着智商也流失才会听取向来和自己不和的兄弟的话。靠着不是很熟悉的英语询问路人,最后是在两位女学生的帮助下成功找到了那个种满玫瑰,有着神秘感的‘’情趣店‘’。位于南欧的西班牙和葡萄牙也向来不缺少帅哥和俊男,热情的黑皮帅哥一把民谣吉他和笑容便足以击溃所有。佩德罗本人长得也不赖,因为和他那位职业为封面模特是双胞胎。眼角处的泪痣也让这位葡萄牙小伙的气质更加凸显。

亚瑟是个漂亮的人。

或许现在称他为一个漂亮的人偶也是可以的。

小巧的圆顶礼帽,缠绕在上的绸缎调皮的垂到其主人绿色的眼眸前妨碍着他照理店前娇贵的玫瑰。格子西装包裹这具纤细的肢体,吊袜带紧箍线条明了的白皙的腿部,膝盖上似乎是球形关节的模样。从袖口处露出的腕骨也亦是一样,唇形姣好的嘴角至下画了形似木偶的唇线。

‘’大作家,你的表情现在就像是在意淫面前这个看似漂亮乖巧的异装癖患者其实是前不良的英国流氓一样。‘’

如果他有上流人士应有的礼仪自己或许会更喜欢他这个弟弟。双胞胎里的哥哥用同样漂亮的眸子给他同他有着一样容貌的模特一刀,与兄弟俩相距不远的亚瑟依旧做着手头上的事,他在两天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想着无非就是又多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安东尼奥‘而已,还不如自己店门口这些金贵的花重要。心里念叨着但好似是镶在眼眶中绿宝石般的瞳孔却好奇的忍不住多瞥几眼一旁的双胞胎兄弟。

兄弟果然都是不像的,外貌亦或是性格。自己和斯科特他们也是这样。

  

’‘他明白对我说教无用,便也采取了个简单的教育方式。顺便一说拳头打掉牙齿的感觉痛极了,比补牙还痛。’‘

阐明来到英国伦敦的理由后,打扮酷似大型人偶的亚瑟点头默许了他在自己店内写作,寻找灵感。午后惬意的午休时间,佩德罗倚着贴有玫瑰壁纸的墙,低眸观察着正在缝制一件洋装的亚瑟,他依旧是一副人偶的打扮。此时的安东尼奥此时正在厨房准备,烘焙着下午茶的甜点,为了补偿亚瑟前几日因佩德罗的来到而去整理房间没有准备所以没有进行的下午茶,谁知道这位模特平日是怎么在一间乱成狗窝似的地方生活的。

佩德罗最近在进行的小说里主角的原型是亚瑟·柯克兰。为了内容偶尔也会去询问亚瑟的生活,虽然歉于失礼但在佩德罗主动揽下照理玫瑰的工作后亚瑟也没有说什么。

下午茶的时间是倾听的时间。亚瑟用平淡冷清的声音叙说着自己身上的故事,唇线随着一张一开的口也闭闭合合着,像是旧时木偶剧里悲剧的主角的友人,对观众阐述着他人悲惨的人生,自己则无动于衷用平静的声音,平静的表情,最冷静的一面展示给观众们。

圣诞节最令孩子们期待的便是拆开包装精美的礼物,那惊喜的一瞬间。

斯科特送个亚瑟的是六个精致的陶瓷人偶。

六个半臂长的人偶身着华丽的洋装,眼眶里镶嵌像绿宝石一样的树脂眼眸。而最令亚瑟惊喜的是,他们的模样是自己和三位兄弟,以及父母。

’‘这是定做的人偶,以后再寂寞,无聊的话,就和它们说说话吧,说不定我们也会听见哦。’‘

红发男孩的语气里充满了自豪和温柔。

威廉和帕特的礼物则是一组洋房的零件,这是三个孩子一次计划的圣诞礼物。向父母支约了零花钱,踩着小皮鞋去城里找最好的玩具店寻找最漂亮的洋房,去打听手艺最好的人偶师请他制作以自己模样为原型的人偶。

’‘那是最棒的一次圣诞节。’‘几年之后,在伦敦立足的亚瑟在一家种满玫瑰的店屋房顶这样评价,唇角有着抑制不住的笑容,此时话在嘴边的唇线稍有些显得不自然了。随着亚瑟的长大,他换过无数玩具但那几个人偶依旧洋溢着嘴角的笑容,待在亚瑟房间里房间的一角。

孩童的天真不可能保留至令人懊恼,后悔的青春期。柯克兰家兄弟们的亦是如此。

兴许是青春期的浮躁在作怪,年龄相仿的斯科特,帕特里克与亚瑟的关系越来越坏,至今亚瑟还庆幸那两位兄长良知还在没把自己推进家里的泳池,这对旱鸭子的亚瑟是噩梦。威廉大他们一,二岁也不屑于掺和幼弟们的恶作剧,凭着优秀的成绩和厚实的家底连跳两级寄宿去了威尔士一所高中。苦留亚瑟和其他两位兄长共在一所中学,少了威廉的劝阻斯科特也全无幼时对亚瑟的照顾,挑着时候戏弄自家弟弟。等到斯科特和帕特结束了令他们羞耻的青春期也到了临近毕业的一年,亚瑟却进入青春期并大变模样,腰间清脆作响的铁链,耳垂上成排的耳钉,就差没把头发弄成几撮紫毛或者绿毛,成天和同年级的一个法国人,普鲁士及西班牙人在学校横行霸道。

’‘和那家伙对殴打几乎是每天的事,甚至到了父母,管家都习惯了只让我们不要破坏房间就好。’‘边说亚瑟还不耽误继续享受他的下午茶,安东尼奥做的水果塔着实好吃。

’‘我以为我会因为他把我机车砸了而恨他直到我那令人尴尬的青春期结束,但明显是我发脾气不小心把斯科特送我的人偶摔坏的罪名更大。所以上帝把他从我身边抢走了。’‘

安东尼奥熟知的看向那一副小巧的十字架佩戴在亚瑟的脖颈上。

’‘那天我被斯科特一脚踹出家门,泄愤来到酒吧,喝了个酩酊大醉然后拿酒瓶砸了别人的脑袋,接着就和电影里老套俗气的桥段一样我刚被拉到巷口就挨了一脚,接着就被围殴,不过我也不是全凭他们打,最起码也弄翻了他们四五个人。’‘佩德罗面前这个打扮精致的’‘人偶’‘第一次露出了略显孩子气那不甘心的模样,甚至还撇了撇嘴,虽然这使得唇线也显得更加诡异了。

’‘斯科特或许是低估我的脾气了,他认为我这种蜜罐里的大少爷怎么可能会屈尊于睡大街便想把我拎回家好好羞辱一顿,结果。’‘翠绿色眼眸里的神色暗了下去。

亚瑟想不出该用什么词去形容斯科特·柯克兰·的离去。

当斯科特额角上的血迹渗透到他的发上时,亚瑟首先想到的是’‘果然,他的红发和血色更配。’‘。

‘’鲜红的血顺着那家伙苍白的脸颊滴道衬衫上,晕开的颜色像极了我种在店门口的玫瑰。当然,那根不知道从哪来的该死的钢管上也有。’‘

余夕的光倾洒在这位人偶师棱角分明的侧脸上,浅色的睫毛如同蝶翼般扑朔着,紧抿的嘴唇稍稍放松饮下最后一口茶水,到此,英国人的下午茶算是享用完了。腕骨凸显的手臂交错托起下颚,冷清的声音继续叙说那晚的事。

’‘那群狗娘养的杂种不知轻重,钢管砸向我时我都在想家里人看到我这幅糗样会是什么表情了,斯科特铁定会笑话我一辈子,但他没有。’‘他捏紧了茶杯的杯壁。

’‘除了对殴,斯科特唯一接触我便是这次,将我护在他的臂弯下。’‘说罢,这位和佩德罗接触仅几周平日感觉冷淡无情的英国人第一次露出稍显脆弱的表情。他的眼睑微低遮掩了带点水汽显得更漂亮的眼瞳,门齿轻咬几下嘴唇。

’‘那群混蛋最后被亚瑟父亲逐出了他们所在的城镇,以他家的势力。斯科特则离开至永远,亚瑟也失踪几日直到一直和他保持联络的我通知他回来参加葬礼,身形比原来更消瘦的他才出现。’‘安东尼奥接下了亚瑟的话。

斯科特走后的生活在威廉从威尔士赶回来,帕特与亚瑟关系更僵硬以及亚瑟一铲一铲的将斯科特同他中学里所有和叛逆,青春期有关的东西埋葬以后步入正轨。过几日后,柯克兰家收到一个铺满绸缎的皮箱,里面是那个同斯科特一样模样的人偶,脸上的裂痕已重新被石膏填满。尽管仍有一丝裂痕但却比支离破碎的好。

’‘我改去了吸食大麻与喝酒抽烟的毛病,在大哥和帕特的辅助下学习也有所提升。’‘帕特总是知道那并不是幼弟的错,他只是不愿意接受二哥已经离去的事实。

’‘高中结束后我便去寻找当初为我制作人偶,又为我修补人偶的人偶师,在那里学习,最后回到伦敦开了这家店。玫瑰是斯科特喜欢的话,看在他救了我的面子上,就种他喜欢的花好了。’‘冷静下来的他重新开口说到。’‘想要学习制作人偶这事,也没有什么令人热泪涌眶的理由,只是想做而已,我每位一位客人制作,除了相应的酬劳,我还想知道他们的故事。人偶有着酷似人类的身体和容貌,说不定真的可以倾听并把思念传到那个人心里呢。’‘人偶师站起身活动着僵硬的身体,像是没有在关节上油的提线木偶。但亚瑟不一样,他没有被线,被愧疚所支配,他活于自己。

半个月后,佩德罗关于亚瑟的小说撰写了一半,直到完全完成已经到了一个月之后。那是篇关于游历欧洲的木偶师的故事,结局他也获得了真挚的爱情。

俗气的桥段。

这是亚瑟和安东尼奥听到梗概的共同的评价。

‘’最起码,感性的女性会喜欢这类书。‘’我们的大作家不满的反驳道

最起码,我想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可以幸福。

小说写完便投去了伦敦的一家出版社,最后算是勉勉强强地被收下并出了试读版。稿费一般不算极多,但佩德罗并不是很在意,他只是想把故事写出来而已,作家如果为名利而活,那是‘’文匠‘’。

三人决定好好挥霍这次的稿费于是便踏上了苏格兰,斯科特曾经想要来的地方。为了方便行动,亚瑟也将人偶的打扮省去将洋服塞进衣柜。

‘’亚瑟。‘’

‘’嗯?’’

‘’你的眉毛原来这么粗吗。‘’

‘’滚。‘’

end



Doll division

‘’鲜红的血顺着那家伙苍白的脸颊滴道衬衫上,晕开的颜色像极了我种在店门口的玫瑰。当然,那根不知道从哪来的该死的钢管上也有。’‘

余夕的光倾洒在这位人偶师棱角分明的侧脸上,浅色的睫毛如同蝶翼般扑朔着,紧抿的嘴唇稍稍放松饮下最后一口茶水,到此,英国人的下午茶算是享用完了。腕骨凸显的手臂交错托起下颚,冷清的声音继续叙说那晚的事。

’‘那群狗娘养的杂种不知轻重,钢管砸向我时我都在想家里人看到我这幅糗样会是什么表情了,斯科特铁定会笑话我一辈子,但他没有。’‘他捏紧了茶杯的杯壁。

’‘除了对殴,斯科特唯一接触我便是这次,将我护在他的臂弯下。’‘说罢,这位和佩德罗接触仅几周平日感觉冷淡无情的英国人第一次露出稍显脆弱的表情。他的眼睑微低遮掩了带点水汽显得更漂亮的眼瞳,门齿轻咬几下嘴唇。

’‘那群混蛋最后被亚瑟父亲逐出了他们所在的城镇,以他家的势力。斯科特则离开至永远,亚瑟也失踪几日直到一直和他保持联络的我通知他回来参加葬礼,身形比原来更消瘦的他才出现。’‘安东尼奥接下了亚瑟的话。

斯科特走后的生活在威廉从威尔士赶回来,帕特与亚瑟关系更僵硬以及亚瑟一铲一铲的将斯科特同他中学里所有和叛逆,青春期有关的东西埋葬以后步入正轨。过几日后,柯克兰家收到一个铺满绸缎的皮箱,里面是那个同斯科特一样模样的人偶,脸上的裂痕已重新被石膏填满。尽管仍有一丝裂痕但却比支离破碎的好。

’‘我改去了吸食大麻与喝酒抽烟的毛病,在大哥和帕特的辅助下学习也有所提升。’‘帕特总是知道那并不是幼弟的错,他只是不愿意接受二哥已经离去的事实。

’‘高中结束后我便去寻找当初为我制作人偶,又为我修补人偶的人偶师,在那里学习,最后回到伦敦开了这家店。玫瑰是斯科特喜欢的话,看在他救了我的面子上,就种他喜欢的花好了。’‘冷静下来的他重新开口说到。’‘想要学习制作人偶这事,也没有什么令人热泪涌眶的理由,只是想做而已,我每位一位客人制作,除了相应的酬劳,我还想知道他们的故事。人偶有着酷似人类的身体和容貌,说不定真的可以倾听并把思念传到那个人心里呢。’‘人偶师站起身活动着僵硬的身体,像是没有在关节上油的提线木偶。但亚瑟不一样,他没有被线,被愧疚所支配,他活于自己。

半个月后,佩德罗关于亚瑟的小说撰写了一半,直到完全完成已经到了一个月之后。那是篇关于游历欧洲的木偶师的故事,结局他也获得了真挚的爱情。

俗气的桥段。

这是亚瑟和安东尼奥听到梗概的共同的评价。

‘’最起码,感性的女性会喜欢这类书。‘’我们的大作家不满的反驳道

最起码,我想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可以幸福。

小说写完便投去了伦敦的一家出版社,最后算是勉勉强强地被收下并出了试读版。稿费一般不算极多,但佩德罗并不是很在意,他只是想把故事写出来而已,作家如果为名利而活,那是‘’文匠‘’。

三人决定好好挥霍这次的稿费于是便踏上了苏格兰,斯科特曾经想要来的地方。为了方便行动,亚瑟也将人偶的打扮省去将洋服塞进衣柜。

‘’亚瑟。‘’

‘’嗯?’’

‘’你的眉毛原来这么粗吗。‘’

‘’滚。‘’

end。

不自量力的第一系列。

Doll division

‘’他明白对我说教无用,便也采取了个简单的教育方式。顺便一说拳头打掉牙齿的感觉痛极了,比补牙还痛。‘’


阐明来到英国伦敦的理由后,打扮酷似大型人偶的亚瑟点头默许了他在自己店内写作,寻找灵感。午后惬意的午休时间,佩德罗倚着贴有玫瑰壁纸的墙,低眸观察着正在缝制一件洋装的亚瑟,他依旧是一副人偶的打扮。此时的安东尼奥此时正在厨房准备,烘焙着下午茶的甜点,为了补偿亚瑟前几日因佩德罗的来到而去整理房间没有准备所以没有进行的下午茶,谁知道这位模特平日是怎么在一间乱成狗窝似的地方生活的。

佩德罗最近在进行的小说里主角的原型是亚瑟·柯克兰。为了内容偶尔也会去询问亚瑟的生活,虽然歉于失礼但在佩德罗主动揽下照理玫瑰的工作后亚瑟也没有说什么。

下午茶的时间是倾听的时间。亚瑟用平淡冷清的声音叙说着自己身上的故事,唇线随着一张一开的口也闭闭合合着,像是旧时木偶剧里悲剧的主角的友人,对观众阐述着他人悲惨的人生,自己则无动于衷用平静的声音,平静的表情,最冷静的一面展示给观众们。

圣诞节最令孩子们期待的便是拆开包装精美的礼物,那惊喜的一瞬间。

斯科特送个亚瑟的是六个精致的陶瓷人偶。

六个半臂长的人偶身着华丽的洋装,眼眶里镶嵌像绿宝石一样的树脂眼眸。而最令亚瑟惊喜的是,他们的模样是自己和三位兄弟,以及父母。

‘’这是定做的人偶,以后再寂寞,无聊的话,就和它们说说话吧,说不定我们也会听见哦。‘’

红发男孩的语气里充满了自豪和温柔。

威廉和帕特的礼物则是一组洋房的零件,这是三个孩子一次计划的圣诞礼物。向父母支约了零花钱,踩着小皮鞋去城里找最好的玩具店寻找最漂亮的洋房,去打听手艺最好的人偶师请他制作以自己模样为原型的人偶。

’‘那是最棒的一次圣诞节。’‘几年之后,在伦敦立足的亚瑟在一家种满玫瑰的店屋房顶这样评价,唇角有着抑制不住的笑容,此时话在嘴边的唇线稍有些显得不自然了。随着亚瑟的长大,他换过无数玩具但那几个人偶依旧洋溢着嘴角的笑容,待在亚瑟房间里房间的一角。

孩童的天真不可能保留至令人懊恼,后悔的青春期。柯克兰家兄弟们的亦是如此。

兴许是青春期的浮躁在作怪,年龄相仿的斯科特,帕特里克与亚瑟的关系越来越坏,至今亚瑟还庆幸那两位兄长良知还在没把自己推进家里的泳池,这对旱鸭子的亚瑟是噩梦。威廉大他们一,二岁也不屑于掺和幼弟们的恶作剧,凭着优秀的成绩和厚实的家底连跳两级寄宿去了威尔士一所高中。苦留亚瑟和其他两位兄长共在一所中学,少了威廉的劝阻斯科特也全无幼时对亚瑟的照顾,挑着时候戏弄自家弟弟。等到斯科特和帕特结束了令他们羞耻的青春期也到了临近毕业的一年,亚瑟却进入青春期并大变模样,腰间清脆作响的铁链,耳垂上成排的耳钉,就差没把头发弄成几撮紫毛或者绿毛,成天和同年级的一个法国人,普鲁士及西班牙人在学校横行霸道。

’‘和那家伙对殴打几乎是每天的事,甚至到了父母,管家都习惯了只让我们不要破坏房间就好。’‘边说亚瑟还不耽误继续享受他的下午茶,安东尼奥做的水果塔着实好吃。

’‘我以为我会因为他把我机车砸了而恨他直到我那令人尴尬的青春期结束,但明显是我发脾气不小心把斯科特送我的人偶摔坏的罪名更大。所以上帝把他从我身边抢走了。’‘

安东尼奥熟知的看向那一副小巧的十字架佩戴在亚瑟的脖颈上。

‘’那天我被斯科特一脚踹出家门,泄愤来到酒吧,喝了个酩酊大醉然后拿酒瓶砸了别人的脑袋,接着就和电影里老套俗气的桥段一样我刚被拉到巷口就挨了一脚,接着就被围殴,不过我也不是全凭他们打,最起码也弄翻了他们四五个人。‘’佩德罗面前这个打扮精致的‘’人偶‘’第一次露出了略显孩子气那不甘心的模样,甚至还撇了撇嘴,虽然这使得唇线也显得更加诡异了。

‘’斯科特或许是低估我的脾气了,他认为我这种蜜罐里的大少爷怎么可能会屈尊于睡大街便想把我拎回家好好羞辱一顿,结果。‘’翠绿色眼眸里的神色暗了下去。

亚瑟想不出该用什么词去形容斯科特·柯克兰·的离去。

当斯科特额角上的血迹渗透到他的发上时,亚瑟首先想到的是‘’果然,他的红发和血色更配。‘’。



Doll division/初遇。

‘’那家伙送我最好的礼物就是这些人偶,对我最有有效的教导除了拳头,就是他的葬礼吧。‘’

佩德罗从家乡里斯本来到伦敦这个多雨的城市已经有两周左右。

现在职业本为作家的他却干着园丁的工作,照料着万丛比自己一年下来的稿费都贵的玫瑰。小心翼翼用剪刀除去杂枝,再拿花壶湿润土壤。长时间的弯腰弄得自己现在跟老头子一样动不动就喘口气直起背部揉捏几下,好看的祖母绿色的眸子望向店内的被女孩子簇拥其中的一个大型‘’人偶‘’。

提议他这个大作家来到伦敦逛一圈的的人是他的双胞胎弟弟安东尼奥,前几日因一个没有意义的电话佩德罗无意透露了自己灵感枯竭都要发愁的掉发的生活后他那个没良心的弟弟突然建议他来到这个充满上世纪旧风格的城市走一圈。

‘’在一个种满艳红玫瑰的店里,我想你这个老头子会有点那所谓的灵感,伟大的作家佩德罗先生。‘’

安东尼奥是这样说的,虽然语气里充满了幸灾乐祸和不屑,但他也是遵循双胞胎弟弟的提议来到伦敦错纵交杂的街道小巷间。手机屏幕上开启着一个社交软件,好友显示他的弟弟佩德罗为他发来了一张店门口种满红色玫瑰,有着暗红色为低金色花边装框的招牌店面的照片。

‘’Doll party?‘’

那个情种是让自己买情趣道具发泄吗。

眼角之下,泪痣之上因疲惫而染上的黑眼圈让佩德罗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因为灵感枯竭带着智商也流失才会听取向来和自己不和的兄弟的话。靠着不是很熟悉的英语询问路人,最后是在两位女学生的帮助下成功找到了那个种满玫瑰,有着神秘感的‘’情趣店‘’。位于南欧的西班牙和葡萄牙也向来不缺少帅哥和俊男,热情的黑皮帅哥一把民谣吉他和笑容便足以击溃所有。佩德罗本人长得也不赖,因为和他那位职业为封面模特是双胞胎。眼角处的泪痣也让这位葡萄牙小伙的气质更加凸显。

亚瑟是个漂亮的人。

或许现在称他为一个漂亮的人偶也是可以的。

小巧的圆顶礼帽,缠绕在上的绸缎调皮的垂到其主人绿色的眼眸前妨碍着他照理店前娇贵的玫瑰。格子西装包裹这具纤细的肢体,吊袜带紧箍线条明了的白皙的腿部,膝盖上似乎是球形关节的模样。从袖口处露出的腕骨也亦是一样,唇形姣好的嘴角至下画了形似木偶的唇线。

‘’大作家,你的表情现在就像是在意淫面前这个看似漂亮乖巧的异装癖患者其实是前不良的英国流氓一样。‘’

如果他有上流人士应有的礼仪自己或许会更喜欢他这个弟弟。双胞胎里的哥哥用同样漂亮的眸子给他同他有着一样容貌的模特一刀,与兄弟俩相距不远的亚瑟依旧做着手头上的事,他在两天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想着无非就是又多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安东尼奥‘而已,还不如自己店门口这些金贵的花重要。心里念叨着但好似是镶在眼眶中绿宝石般的瞳孔却好奇的忍不住多瞥几眼一旁的双胞胎兄弟。

兄弟果然都是不像的,外貌亦或是性格。自己和斯科特他们也是这样。





青山寻。

Doll division/亚瑟的记忆。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All is calm, all is bright. 
Round you virgin, Mother and Child.
Holy infant so tender and mild,
Sleep in heavenly peace, 
Sleep in heavenly peace.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Shepherds quake at the sight. 
Glories stream from heaven afar, 
Heav'nly hosts sing Alleluia, 
Christ the Savior is born, 
Christ the Savior is born!

 唱片被留声机划过时还带有令人无法忽视的吱呀声,欢快的声音洋溢在充满童趣的一间房内,屋门大敞,暖意的光线透过门将光线打在木制的地板上。亚瑟坐在一张和他体型不符的床上,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掌心里有一个红发的男性人偶,身着着手工精细的繁琐的服饰,美中不足的是陶瓷烤制的脸庞上有一丝裂痕。

 小亚瑟的生活除了被学习,礼仪填满,剩下的便只有孤独。他不爱多言的性子或许也是在那时被迫形成的吧,圣诞夜前夕的平安夜,有着绿色眼眸的金发小家伙一人坐在火焰噼里啪啦作响的火炉前,对着燃烧的木柴发呆。柯克兰先生携带自己的夫人和三位年长的兄长去了一间漂亮的大房子里联系舞蹈和社交礼仪去了,这是家里一位名叫罗莎的女仆告诉自己的。那时小亚瑟最讨厌的便是礼仪学习,自然庆幸自己没有去,但同时也埋怨父亲为什么在他期待的平安夜去学习。硕大的客厅被火炉,蜡烛,水晶灯的光所完全照亮。名贵的书画,舒适昂贵的家具也填充其中,但总是感觉空落落的。 

  斯科特那家伙说会给自己带一份礼物,为什么还没有回来。这是小家伙在迷迷糊糊将要睡着前想的最后一句话了。后来是一双节骨分明但不大的手轻轻的抱起了他。那人黑色披风上细小的雪花落在亚瑟的脸颊上,由雪化为水,弄得已经进入熟睡了的亚瑟打了个冷颤。

  圣诞节的柯克兰家算是一年里面唯一热闹的几天了,花园的积雪还没有被打扫,那是柯克兰先生给他那四个孩子的圣诞节第一份礼物。客厅一角昨晚还是光秃秃的常青松今天早上便被几位年轻的小女仆用礼物,蝴蝶结,彩带装扮的华丽不已。松顶的星星则留给了亚瑟那个小少爷,算是昨晚的补偿。

  亚瑟圣诞节的第一个早上的开始便是由他那三位兄长一起掀开了被子冻醒,睡衣是斯科特为他换的,扣子只是寥寥系了两三颗,再经过亚瑟一晚上不老实的姿势所蹂躏一大早起来只有半个袖子挂身上了。四个兄弟追打着跑下楼来到客厅,威廉和帕特里克躲到了管家背后,唯有斯科特一巴掌按住亚瑟毛茸茸还未打理头发的脑袋硬是让人待在原地动不了,只能晃荡着两条小胳膊来表示自己的不满。在管家和女仆们笑声掩饰不住的劝阻声中这场玩笑才结束,随后管家举起亚瑟让其装好圣诞树上唯一缺少的星星后,柯克兰家的圣诞节才算正式开始。

  柯克兰夫人给家里的下人放了假,只有亲近的管家和罗莎两人主动留了下了,将红发盘起更比昨晚涂抹妆面的那位雍容华贵的夫人又年轻几分的女人勾唇笑起来,嘱托罗莎让她看好在院里玩雪的四兄弟不要闯祸后便挽着一旁穿着羊毛衫的柯克兰先生的手臂进了厨房,他们想亲自为这一家做顿早饭。

  雪白的花园里现在脚印凌乱,几个松垮的雪堆被四个孩子当成了战壕,羊绒的斗篷被随意丢弃在一旁,每个人都狼狈不堪但仍乐此不疲的互相冲其他兄弟投掷被攥的紧紧的雪球,砸到脸上也是一声吃痛的嗯哼声。一旁穿着外套的小女仆一边拾起被丢下的衣服一边慌忙尖叫这躲避防止被误伤。最后直到花园内最后一出净雪都被四个小家伙踩得叠堆至平,个个一屁股坐地上喘气大笑游戏才得以结束。

  冬日的阳光是难得少见的暖意,散散的照射在四位少年的脸上,发上。临近花园旁,透过厨房的窗户,年轻的一对夫妇略嫌生疏的做着样式简单的早餐,一旁年长的老管家则在一旁细心指导,时不时挽起衬衫袖口辅助一下。无数次被雪球误伤的女仆回屋处理好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就开始准备那四位少爷的换洗衣物,哼着曲调欢快的圣诞歌整理房间。

  淡色的阳光洒在斯科特在白色和金色中有些扎眼的红发上,他也确实在任何场所都是吸引人眼球的一位少年,交谈得体大方,不同于老大威廉的亲和力或者帕特的谨慎。

  当时坐在哥哥身旁的小亚瑟便被他二哥的红发所吸引。比起火焰,那更像是血。和娇柔的红色玫瑰一般相配的血色,直到现在,长大的亚瑟也这般认为,包括出席斯科特的葬礼时,他同样觉得斯科特的红发,一直和血色相配。

  

  

 



青山寻:这算是第一篇文吧,希望有错各位可以帮忙指出,第一次写文请多关照。人偶师系列还有很长。